磁力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力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乙肝病毒携带者仍遭另眼相看

发布时间:2020-07-13 15:14:52 阅读: 来源:磁力锁厂家

4月10日,乙肝病毒携带者、天津师范大学大一学生吴昕怡在宿舍烧炭自杀。在去年参加学校组织的新生义务献血时,吴昕怡被确诊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后来,她住进了天津师大单独的一间宿舍,并在独居的第34天,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吴昕怡的自杀,仅仅是发生在乙肝病毒携带者中的一个极端悲剧。近年来,虽然国家教育、卫生等部门发文禁止乙肝歧视,但吴昕怡的自杀又以生命的代价警示世人,乙肝歧视还很严重,仍在给数量众多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带来不公正待遇,使他们倍感压力甚至感到绝望。

最后一关,她被国际知名航空公司拒录

“3个月的努力,那么久的梦想,就因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而被拒绝了。”

看到吴昕怡在单人宿舍烧炭自杀的新闻后,陈曦先是很吃惊,等看完新闻后,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透着寒意。

而在今年1月之前,陈曦看到此类新闻时,除了深切的同情和惋惜外,从未生发过对自己未来的绝望感。而此后,关于乙肝患者的悲剧故事总让她感同身受。

今年1月,陈曦在应聘一家国际知名航空公司中国籍乘务员时,被查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因为这个原因,她与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失之交臂。

时至今日,她还很痛心:“那是一份多好的工作啊!在那家航空公司工作3年后,如能通过该国的语言考试,就能签无限期劳动合同,获得在该国的永久居留权。”

之所以如此看重在该国的永久居留权,就是因为陈曦的男朋友正在邻近该国的一个国家留学,如能被这家航空公司录用,她与男朋友就能少忍受距离所带来的煎熬了。因此,在去年12月得知该航空公司招聘中国籍乘务员的信息后,陈曦就全力准备应试,并在激烈的竞争中顺利通过初试和复试。

1月16日晚,陈曦被通知在1月19日早上8点到指定医院进行体检,体检费用为1300元,由考生自己承担。1月19日,陈曦发现,体检项目中有乙肝这一项。

而在2010年5月,中国民航局下发通知,删除了2004年颁布的《中国民用航空人员医学标准和体检合格证管理规则》中的多项内容。修改后的《规则》,取消了体检中每次都需进行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检查的要求。这表明乙肝病毒携带者也可参加空姐选拔。

陈曦在体检时虽然认为体检项目违反了相关规定,但由于她在此前的体检中从未查出患有乙肝,就没有提出异议。当天下午,陈曦按要求在该航空公司中国中介服务机构领取了政审、签证等所需表格,并被告知了去往该航空公司的具体时间。

正当陈曦1月26日打算离京回湖北老家准备签证和政审资料时,她收到该航空公司中国中介服务机构的邮件,该邮件称指定医院确诊陈曦为乙肝阳性,并在后续的沟通中告知陈曦不需要复查,也无需对此结果表示异议。

由于认为自己不可能患有乙肝,陈曦对指定医院体检结果不服,她在1月27日赶到湖北老家后就进行体检,湖北一家三甲医院对陈曦的诊断结果也是乙肝(小三阳),但该院诊断证明书称陈曦肝功能正常,属乙肝病毒携带者(健康携带者),目前病毒无复制。

“医生当时说我病情稳定,不需要治疗。”当时陈曦在湖北这家三甲医院并未查出身体有其他异样,北京那所指定医院也告知陈曦,她除乙肝检查不合格外,其他检查均无问题。

当时,陈曦就看到很大希望,她认为我国在2010年就明文规定,航空公司招聘空乘人员不能歧视乙肝病毒携带者,何况该航空公司所在国家是发达国家,乙肝属于个人隐私,更不应因此拒绝录用她。但在2月6日,该航空公司中国中介服务机构仍以邮件形式告知陈曦,她未通过体检。

“3个月的努力,那么久的梦想,就因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而被拒绝了,上天跟我开了个玩笑。”心有不甘的陈曦致电该航空公司中国中介服务机构,她被告知已经为其争取过,但由于北京指定体检医院对其体检结论为不合格,该航空公司因此拒绝了她。

签约之后,他收到了一份解约函

如今,在广州一家民营企业工作的郑清,在工作之余,经常去一家帮助乙肝患者维权的公益组织去做志愿者。

2007年暑假,是郑清有生以来过得最煎熬的一个暑假。高考过后,本来一家人在满怀期待地等待高考成绩,憧憬家中独子考上大学后,将给穷困的家庭打开希望之门。

然而,郑清班主任一个电话让家中氛围转晴为阴。班主任说,郑清在高考前的体检中被查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

此后的暑假里,郑清就没看见过爸爸脸上露出笑容。郑清的妈妈表现更甚,经常做郑清因是肝病毒携带者而被大学拒绝录取的噩梦,在半夜惊醒后就睡不着了。

难熬的暑假挺过去后,郑清被湖南一所高校中文专业录取。在入学体检时,他开始忐忑不安起来,担心因此失去上大学改变命运的机会。

“当时检查报告出来后,辅导员并没直接通知我,而是让班长转告我,让我平时要注意。”让郑清颇感幸运的是,舍友和同学并未因此歧视他。

本以为自此之后能与其他同学一样被正常对待,然而在大一下学期,郑清“心被狠狠伤了”。

当时,当地军事单位要在该校大一学生招录一批国防生,从小就憧憬穿上绿军装的郑清就报了名。由于平时成绩在班中排名中上等,他通过了学习成绩考查和面试,但在随后的体检一关,他被刷了下来。

郑清被学校国防生招录负责人告知,由于表现优异,他们也很想录用他,但由于他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按规定不能录用。

大四下学期,郑清顺利通过一家知名民营电器销售公司的笔试、面试,由于该公司按照规定只检测肝功能,而不检查乙肝五项,郑清也顺利通过了该公司的入职体检,并与该公司签了就业合同。但随后他又收到一家知名国企抛来的橄榄枝。

“当时,学院严格限制毕业生就业毁约,学院领导坚决不同意我毁约,我就死皮赖脸地磨了学院领导近一周,学院领导才无奈地给了我新的就业协议书。”之后,郑清满怀欣喜地从长沙赶往西安与该国企签就业协议。

可就在签就业协议时,郑清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只见该国企人事部门工作人员与郑清签了一份正式协议后,又拿出一份补充协议,该协议主要内容是,如新员工患有乙肝等国家明令不允许歧视的疾病,该单位有权拒绝录用。

本着诚实守信的原则,郑清向该工作人员坦承了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并拿出自己肝功能正常的体检报告。该工作人员称这不影响,并在郑清的就业协议上签字盖章。而在当天下午,郑清刚到邮局将就业协议寄回学校,就收到该国企人事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话,要求郑清第二天到该国企附属医院检查乙肝五项,该企业根据检查报告决定是否录用他。

喜悦的心情被一洗而空,郑清回到租住的20多元一晚的旅馆,一夜未眠。

第二天,该国企附属医院为郑清所做的乙肝五项检测报告出来了,显示是小三阳,郑清就询问医生,他目前已被该国企录用为秘书,这份检查报告是否会影响他的工作。医生告诉郑清,他的病情稳定,传染率也低,不需要治疗,更不会影响他的工作。

郑清放心地把这份检查报告交给该国企人事部门,该部门负责人看过后,就明确告知郑清,因他病情严重,对其予以解约。随后,该国企人事部门就出具了一份解约函,称郑清因身体状况难以胜任该单位委任的工作,与其解约。

由于当时已是4月底,绝大部分企业校园招聘已经结束,找工作的黄金期已过。“接过解约函后,我就像丢了魂一般。”郑清说。

此后辗转4年,郑清换过3份工作,再也没有应聘过国企。如今,在广州一家民营企业工作的郑清,在工作之余,经常去一家帮助乙肝患者维权的公益组织去做志愿者。“我并不高尚,我只是想给那些曾与我一样遇到冰天雪地的人们送一点温暖。”郑清说。

屡遭歧视,但他最终获得了录用函

辅导员鼓励他坚强起来,告诉他除了违规歧视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企业外,还有很多按规定招聘的企业。

周翔从不敢告诉同事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因为他知道,一旦同事知道了,他将被歧视包围。

“歧视是伤我最狠的一把刀。”这种感觉起自于2007年5月,当时正读高三的他在高考体检后,被班主任喊到一个隐蔽处,班主任告诉他,经检查,他被确诊为小三阳,让他在填报高考志愿时一定要注意,不能填报军校和食品等专业。

最让周翔伤心的是,自己竟然因此受到了部分亲人的歧视。

2007年8月,就在周翔被查出是乙肝携带者不久,家中来了个亲戚,周翔一时说漏嘴,把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事说了出来。这个亲戚立马变得小心谨慎,中午开饭时,吃了两口就称家中有事慌忙离开了。

感觉自己被当成“怪物”对待的周翔,等亲戚走后,一下子把自己的碗摔碎在地上。

自尊心被严重伤害的周翔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混出个模样,让歧视自己的人不再看轻自己。因此,周翔在进入大学后努力学习,积极参与集体活动,并被选为班干部。

但大学同学常在宿舍谈起乙肝,尤其是极个别的“消息灵通人士”,他们经常私下里向周边同学散播哪些同学疑似是乙肝病毒携带者。

幸运的是,周翔所在班的班长对极个别“消息灵通人士”的行为忍无可忍,对他们提出了批评,并向同学们宣讲了乙肝主要有母婴传播、血液、性生活、体液等传播途径,如注射乙肝疫苗,与乙肝病毒携带者一同进行正常的学习或生活接触,一般不会被传染乙肝的科学知识。

“男生都比较大度,此后很多同学虽然知道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但基本都不会歧视、孤立我。”但在临近毕业找工作时,周翔的心又两度降至冰点。

2011年,周翔在北京一家民营企业实习,由于工作踏实肯干,学历在所在公司又比较高,老板很欣赏他。

“老板曾私下里鼓励我,让我好好干,三五年后就提拔我当经理。”正当周翔对未来发展充满憧憬时,入职体检让他心凉了半截,上面有乙肝五项。周翔硬着头皮去做了检查,一周后,周翔被老板叫进办公室。老板把体检报告递给他,一句话没说。周翔看到上面对其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体检结论后,心灰意冷的他也没说一句话,便离开老板办公室办了离职手续。

周翔回到学校后,没过多久,学校所在地的一家国资背景的上市公司到该校招聘员工。志在必得的周翔便认真准备应聘,由于大学成绩、平时表现都较好,周翔通过了该公司的笔试、面试,然而在进行入职体检时,周翔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乙肝五项也是体检项目之一。结果不出所料,他没有被录取。

周翔找到辅导员哭诉:“为什么有了乙肝病毒,我的其他方面表现再好也都只是0呢?”

辅导员鼓励他坚强起来,告诉他除了违规歧视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企业外,还有很多按规定招聘的企业。

最终,周翔在毕业前被一家只检查肝功能而不检查乙肝五项的国企录用,然而他回忆起求职,伤痛多于兴奋:“成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并不是我们的错,我们也是受害者,我们不苛求社会多给我们一些倾斜,但恳求社会能给予我们公正对待。”(应被采访者要求,陈曦、郑清、周翔为化名 记者 刘盾)

平凉工作服设计

怀化职业装订做

亳州设计工作服

安康定做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