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力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力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机械工业的开拓者【消息】

发布时间:2020-11-16 16:04:09 阅读: 来源:磁力锁厂家

北京机械工业的开拓者

—记身残志不残的长征干部刘传俊

我的父亲刘传俊是无私无畏得十分出奇的红军长征干部,堪称中国老一代廉洁奉公领导干部的佼佼者。父亲1916年出生于江西兴国山区的客家贫农家庭,父亲1930年14岁在兴国参加红军。父亲18岁参加长征,长征之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父亲在红军中的最高职务为中央军委通信部正连级报务队队长。

震撼全世界的红军万里长征,经过了中国的江西、湖南、贵州、云南、四川、甘肃、陕西等十一个省份。其中,红一方面军从1935年10月至1936年10月,与几十万全面武装的敌人浴血奋斗,13个月行军两万五千里,作战300多次,翻过18座山脉(包括夹金山雪山),强度过24条河流,八万中央红军只有8000人最后到达陕北。红25军,从1934年11月至1936年9月,长征近万里。红四方面军从1935年5月至1936年10月,长征近万里。红二方面军从1935年11月至1936年10月,长征一万六千里。实际上红军长征的总里程有六万里以上。四川省是红军长征途中经过的地域最广、时间最长、路途最为艰苦的省份。从1935年5月到1936年10月,仅仅红一方面军就在四川长征了五个多月,几乎占红一方面军长征时间的一少半。长征中红军经过的极其艰险的大雪山、600里沼泽草地全在四川境内,红军强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强渡大渡河、强渡嘉陵江、四渡赤水、彝海会师都在四川境内。长征结束时,到达陕北人数最多的红军战士是四川籍红军,几乎占当时长征到达陕北红军总数的一半以上。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与红二十五军二十几万红军战士,长征到达陕北以后只剩下了两万多人。如此规模浩大与时间持久的军事武装长征,应该是举世无双史无前例的,在世界军事史上影响极其深刻。长征可以说震撼了全世界。长征造就了一大批中国革命的中坚力量,有效保证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有效保证了十几年以后中国共产党从反对派手中夺取了全国的政权。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言“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中国革命的播种机,在全中国播下了革命火种。长征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工农红军浴血奋战、前仆后继、英勇无畏、所向披靡与大义凛然的顽强意志。可以说,没有两万五千里长征,难以在1949年诞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了国家与人民出生入死、视死如归、浩气长存的长征精神必将永垂不朽。将长征路线申报为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不仅仅非常必要,而且影响应该非常深远,必将世世代代永远闪闪发光浩气长存。

长征造就了父亲异常顽强的革命意志,父亲的八十多岁人生,始终锲而不舍、舍身忘我、光明磊落、一身正气与两袖清风。父亲的人生,时时刻刻显示出来舍身忘我长征精神留下来的深刻影响与烙印。甚至我们子女们,也深刻体会到了父亲长征精神对我们乃至我们后代刻骨铭心的影响。

长征中,父亲在强渡赤水战斗中双耳不幸被炮弹震聋。到达陕北以后,20岁的父亲就不得不调离中央军委通信部报务队队长的岗位,成为刚刚成立的延安兵工厂的一名普通工人。由于延安兵工厂自制的土冲床故障不断,父亲冲压子弹壳时不慎冲断了右手的食指与中指,成为缺失了两个手指的耳聋人。但是父亲身残志不残,谱写了非常璀璨的人生。战争年代,父亲在延安兵工厂与延安渤海机器厂当了12年工人与车间主任,后来又在张家口兵工厂当了车间主任2年。勇于技术革新的父亲,曾经被评为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

父亲从1949年2月进入北京军管会以后,一直在北京机械工业系统工作。先后在北京机器总厂、北京第一机床厂、北京第二机床厂、一级部汉江机床工具总厂、北京第一通用机械厂担任工厂领导工作四十余年,对于北京在国内率先生产出高精度铣床、高精度外圆磨床、高精度镗床、高精度坐标镗床、高精度电火花加工机床,为中国工业现代化作出了重要贡献。八十年代,父亲为北京最早大批量供应市场的双缸家用洗衣机的生产作出了重要贡献。创建了北京现代机械工业的父亲,始终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从1949年到1973年,父亲先后参与筹建了北京机器总厂(在北京方家胡同)、北京第一机床厂(在北京大北窑)、北京第二机床厂(在北京达官营)与汉江机床工具总厂(在陕西汉中山区)四座现代化大型机械工厂。原来的国民党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军械修理所,被父亲改造成为现代化的北京第二机床厂,将军械修理所的众多国民党军人改造成为工厂的工人与管理人员。五十年代初,父亲领导工人在农田上建起了当时中国最现代化的工厂——北京第一机床厂。父亲领导北京第二机床厂、上海机床厂、哈尔滨第一工具厂三个工厂的几千工人,文化革命中在秦岭山区挖山填沟建立了一级部汉江机床工具总厂,又在非常艰苦的秦岭山区工厂工作了十年时间。从1936年到1998年去世年,父亲几乎都是一个拼命三郎,在红色机械工业体系整整呕心沥血工作战斗了62年,堪称中国与北京机械工业的开拓者。父亲工作过的延安兵工厂,奉献出了解放后新中国的外贸部部长李强与机械工业部副部长沈鸿。父亲参与创建的北京机器总厂奉献出了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烈士。父亲参与筹建的北京第一机床厂,培养奉献出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叶选平与北京常务副市长张建民。父亲筹建的北京第二机床厂,奉献出了著名书法家苏适与著名歌唱家郑咏。

父亲曾经令子女们十分不解,父亲要求每个子女必须首先成为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姐妹四人与唯一的弟弟,中学毕业时统统被父亲送出北京务农打工。父亲的做法,不仅仅子女们十分不解,甚至母亲、亲戚、同事与邻居也很不理解,可以说所有人对父亲都是匪夷所思,认为老头子革命革过了头。

早在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以前的1961年,父亲就开始陆续送子女到外地务农打工,在北京乃至全国的领导干部与老百姓中都十分罕见,在中央领导干部中也绝无仅有。大女儿刘玉华1961年初中毕业时,被父亲送到父亲曾经工作战斗过的老解放区张家口张北县务农,以后大女儿自愿在张北县结婚安家,永远留在了农村生活。二女儿刘安娜1964年初中毕业时,被父亲送到黑龙江省虎林县务农。三女儿刘惠仁1968年初中毕业时,被父亲送到陕南山区当了工人。四女儿刘三英1969年初中毕业时,被父亲送到内蒙古当农民。小儿子刘大承1982年高中毕业,被父亲送到工厂当了工人。很长一段时间,北京的家中只有母亲与上小学的小儿子,四个女儿全部在外地当农民或工人,父亲也在外地山区工厂呆了十年。子女们的功课都很优秀,父亲却执意让子女们到广阔天地的农村去锻炼。今年六十多岁的大女儿、以及大女的女儿、儿子与孙子、外孙至今仍然是河北张北县农民。二女儿当农民多年,以后随从部队转业的丈夫落户天津。二女儿自学获得大学本科文凭,担任中学教师与中学校长多年。三女儿在秦岭山区当工人16年,丈夫考上研究生回到北京工作以后,三女儿与幼小的儿子获得珍贵户口指标返回北京,三女儿以后自学大学毕业,成为一名优秀的主管会计。四女儿在内蒙古务农多年,接政策返回北京以后,自学大学毕业成为一名优秀的放射科医生。

父亲的战友都是高级领导干部,来家中拜访时表示可以将我们调回北京并且安排好的工作,也可以安排当兵提干,父亲一一婉言谢绝。父亲坚持认为,干部子女先当普通劳动者非常必要。欲获得学业与事业的成功,必须付出艰苦的努力。父亲走过的正是这样一条路,父亲按自己的经历苦心塑造子女们。父亲认为行行业业都能出状元。父亲当兵时,是红军第一代优秀报务员与正连级的报务队长。父亲当军工工人时勇于技术革新,两次荣获边区军工系统的劳动英雄称号。父亲当工厂领导时,是受过正规专业培养的专家型领导人。从来没有上过学的父亲,依靠自学达到高中文化水平。1957年父亲41岁时,竞然参加高考成为清华大学的学生,耳朵全聋的父亲以惊人的毅力脱产学习五年,于1962年清华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本科毕业,创造了一个残疾的红军长征干部大学毕业的奇迹。父亲认为先当农民或工人,不会影响孩子们以后的学业与事业,劳动能够有效锻炼孩子们的意志,尤其对于老干部的孩子,下乡务农能够有效避免干部子弟成为纨绔子弟与寄生虫,让孩子以后成为自食其力的人。但是,很长时间里子女们都不理解父亲,认为父亲太“革命”了,用孩子的前途辅设自己的革命道路。孩子们三、四十岁以后,才逐渐理解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才将对父亲的怨恨转化成为敬爱。大女儿与她的儿女们,如今在张北农村自力更生创办了一个小皮件工厂,解决了三代人的温饱问题。二女儿、三女儿、四女儿通过自学大学毕业成为有用的人才。小儿子一生始终在工厂当工人,成为经验丰富的工人技师。这时,子女们才逐渐领会了父亲的深切关爱与良苦用心。

父亲当工人时勇于技术革新,原来只能生产地雷与手榴弹的延安兵工厂,终于生产出来部队急需的步枪与迫击炮,父亲两次荣获边区劳动英雄称号,但是父亲一生极度低调,从来不张扬自己的显赫革命经历。子女们没有一个人回过江西兴国老家,源于父亲不愿意增加江西的省、地、县、乡各级政府的接待麻烦。父亲的亲人们早已被敌人杀害,故乡连一个亲戚也没有了。1962年父亲回过一次家乡,对于江西省各级政府的盛情接待极度不安,以后再也没有回过家乡,也不允许子女们回故乡探望,以免增加政府的负担。当年,父亲在兴国烈士纪念牌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家乡一直以为父亲在长征中牺牲了。当年八万兴国人参加红军,解放时活下来的仅仅几十人。父亲担任第一机械工业部重点三线工厂汉江机床工具总厂厂长时,长年住在平房办公室隔出来的不到2平方米的宿舍内,拒绝占用工厂十分紧张的宿舍楼房。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父亲从汉江机床工具总厂厂长调任北京第一通用机械厂厂长时,始终拒绝工厂派唯一的上海牌小轿车接送上下班。从北京南城住处到北郊昌平沙河工厂五、六十公里路程,父亲一直乘坐该厂总工程师开的小小机动三轮车上下班,而且风雨无阻直至70多岁离休为止。北京有关部门照顾红军长征干部,可以凭发票报销药房外购的任何药品,父亲却从来不让子女们为他外购任何药品。做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色机械工业创始人之一,父亲始终视自己为普通一兵,父亲为子女们作出了非常可贵的表率。

在父亲的深刻影响下,子女们对自己的孩子要求也十分严格,孙子辈从小勤奋好学艰苦朴素。大女儿的儿女成为乡镇企业家。二、三、四女儿的孩子们全部大学毕业,分别成为公务员、传媒人员与留学生。五个子女从小在艰苦环境中成长,每一个人都心胸宽广豁达大方。子女之间始终十分亲密,孙子辈之间亲兄弟般友好,父亲以深切的爱缔造了二十多口人的和谐大家庭。到了晚年子女们才感到无比内疚,遗憾对父亲理解太晚了。所有的子女与孙子们,每年春节聚会老父亲的家中,共同祝愿伟大的父亲与外祖父健康长寿。父亲深切的爱,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十个儿孙没有一个人辜负老父亲的期望,全部事业有成,为祖国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小时候家里请了一位四十多岁的阿姨照顾我们生活,十多年后阿姨年老体衰准备退休回老家时,父亲却决定挽留阿姨在我们家中养老送终。我们始终和睦相处亲如一家人,阿姨八十多岁才幸福离开了人间。父亲强烈的爱心,深刻影响了我们。

父亲对故乡十分怀念,经常讲述故乡的风土人情,十分想回故乡,却又怕给家乡增加接待麻烦,心情十分矛盾。为了报答老人教导之恩,姐弟五人决定出资于1991年春节共同陪老父亲回江西兴国老家过年。不愿意给家乡各级政府增加接待负担,我们未告诉任何一级政府与家乡任何人,带着轮椅踏上了返乡之程。住在乡间小旅店,吃的农家饭,包了一辆面包车跑遍父亲想去的任何地方。弟弟吃力的背着老父亲,爬上了埋着祖父母的山岗,父亲希望以后骨灰葬在这里。家乡的红米饭、兴国鱼丝、山野菜、毛主席三十年代亲自命名的四星望月兴国客家乡土佳肴,以及兴国客家话与兴国山歌,全都让父亲恋恋不舍。从故乡回京以后,父亲的高血压、高血糖明显降低,身体状况与精神面貌大有改观。圆了父亲最后一次回乡的梦,同时也圆了我们对父亲报恩的梦。

1998年10月,因淋巴癌在家中卧床不起三年的老父亲,最后病逝于家中。由于产业调整工厂曾经极端困难,已经卧床不起几年的父亲,始终拒绝住院治疗,坚持卧床在家中让当医生的四女儿天天输液打针保守治疗,让三女儿干脆搬到父亲住处夜间照顾老父亲,父亲累积为工厂节省了几十万元医疗费用,在北京的老干部中几乎绝无仅有,在全国也应该是史无前例。工厂的悼词对父亲的这一举动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在工厂工作了一辈子的父亲,级别并不高,只有副师级,比原来的红军战友军级以上的级别低了很多,父亲却始终没有任何怨言。

父亲走了,留给了我们的全部财产是一枚红星勋章、一枚自由独立勋章、一枚解放勋章,三枚勋章代表了父亲的革命历史。父亲还给我们留下一套工厂1957年修建的破旧公租住房,我与妹妹至今仍然住在父亲留下的破旧公租房内。父亲的两万多元存款,生前全部捐给了灾区。父亲的骨灰,一部分按政策存放在了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红军墙内,另外一部分撒在了兴国家乡的山上。三枚勋章激励着我们不断前进。

父亲身上无私无畏舍身忘我所向披靡的长征精神,在我们家中永远闪闪发光,确保子孙后代们永远不会迷失前进的方向。妹妹的女儿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时,拍下了勋章的照片,作为异国他乡留学的动力,以及表达自己学成必然返乡报效祖国的决心。三枚勋章成为了我们的传家宝,成为父亲为革命奋斗一生的真实写照。三枚勋章将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

(附四幅照片)

刘惠仁,60岁,机械科学研究总院退休会计,刘传俊的三女儿,1952年出生。父亲于1998年去世。

照片一:父亲、母亲与三个女儿1957年摄于北京,前排右一为本文作者。

照片二:1991年父亲、母亲、与二女儿安娜摄于南昌宾馆

照片三:照片二中的姐妹三人,2008年欢送三妹的女儿李婷到美国留学时

在首都机场合影留念,左起第二人为本文作者刘惠仁。

照片四:本文的作者刘惠仁的全家福,刘传俊的三女儿刘惠仁、三女婿齐靖远

与他们的儿子齐楠,摄于2007年亲戚的婚礼上。

螺母厂家

连接件

螺柱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