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力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力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警惕新一轮地方投资热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4:00 阅读: 来源:磁力锁厂家

国务院将于7月中旬举行年中经济形势分析会,会议将定调下半年经济调控路径。在经济下行风险较大的背景下,各地方政府已经率先开始行动。近日有媒体报道,中部某省发改委官员告诉记者,“地方稳增长仍然主要依赖投资,出口和消费都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事实上在今年以来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一些地方纷纷出台大规模投资计划加以拉动,新一轮地方投资热持续升温。记者采访发现,过度的投资冲动正在积累新的风险,对此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地方投资热情高涨

今年以来,地方投资热情高涨,纷纷公布今年或今后数年的大规模投资计划。

广西发改委公布的计划显示,今年广西将统筹推进552个重大项目,总投资超1.5万亿元;四川1999个项目与央企对接,涉及投资4万多亿元;贵州面向全国民营企业推出总投资额近1.7万亿元人民币的506个项目……统计显示,前几个月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推出的固定资产投资计划总额已逾20万亿元。

检视各地这些投资计划,大多标明在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加强民生建设上着力。

如浙江省要求在2013年至2017年加快推进“四大万亿”工程,即万亿产业转型升级工程、万亿基础设施完善工程、万亿统筹城乡工程、万亿公共服务提升工程,拟建设1000个以上省重大项目,将在5年内带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逾10万亿元。

天津市决定4年投入1.5万亿元,重点建设石油化工、重型装备、汽车、物联网云计算、航空航天、绿色能源、新材料、医药生物与健康、节能与循环利用、绿色食品等10条优势产业链。

山西省计划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2%,确保完成1.1万亿元,其中基础设施投资1000亿元,产业开发投资5500亿元,民生社会事业投资2000亿元,城镇化和生态环保投资1000亿元。

虽然各地的投资计划都有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取向,但多位专家表示,新一轮地方投资热表明,短期内经济增长的动力仍较为单一。

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潘云表示,中央政府不断采取措施拉动消费、促进出口,但在国际、国内经济仍处于调整期的背景下,目前投资依然是多数地区拉动经济的主要手段和渠道。特别是由于GDP增长依然是衡量政绩的主要依据,地方政府投资冲动很难遏制。

一些专家认为,从目前情况看,宏观经济要形成“投资+消费”的双轮驱动模式尚存难度。上海市投资学会副会长陈湛匀教授表示,在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中,消费作为拉动力之一尚需要一个培育的过程,短期内投资的杠杆效应仍难以忽略。

而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周立群则表示,大规模投资带动工业化、城镇化是传统发展思路,它能有效解决速度和规模问题,但很难解决质量与水平问题,要警惕新一轮地方投资热可能带来的风险。

警惕加剧债务风险

周立群分析认为,政府主导的投资项目具备启动快、带动力强、经济拉力大等特点,但与此同时,可能存在不计成本、偏离市场需求、项目建设调整的机制不灵活等问题。

周立群举例说,有的地方在开发建设中以政府主导的大项目为抓手,希望通过大投资拉动增长、调整结构、促进升级,结果形成了经济发展对大项目依赖度过高、对国企依赖性过强等特征。“如果政府主导或介入太深,可能会被风险‘绑架’,尤其是融资风险。”周立群说。

值得注意的是,新一轮地方投资热引发的债务风险已经初露端倪。

相关资料显示,部分重点企业在一些新建和改扩建项目中,资金需求大幅增加,企业债务融资规模不断扩大,资产负债率上升,同时银行贷款增长幅度也较大,企业的成本大幅上升,显示债务风险在加大。

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副教授薄文广认为,政府融资平台主要运用财务杠杆负债经营,债务隐蔽性强,透明度差,债务风险规模难以量化控制,风险由下向上层层传递,若不妥善应对,甚至有可能演化为财政风险和社会风险。

陈湛匀教授表示,对于部分难以通过发债进行融资的区县级地方政府而言,债务问题主要通过展期或“借新还旧”来解决。因此,偿还能力是否可持续仍是地方政府面临的主要金融风险。

“如果监控不力,在新一轮地方投资热的驱动下,地方政府债务可能会成为一个越来越大的窟窿。如果以政府为主导的投资增长模式延续时间过长,不排除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陈湛匀说。

警惕新的“产能过剩”

除债务风险外,过度投资还可能使我国多个行业的严重产能过剩局面雪上加霜。

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粗钢产量为7.17亿吨,占全球粗钢总产量的比例接近一半。但受下游需求持续疲软影响,粗钢产能利用率仅有72%,当年全国80家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利润接近于零。相似的情况还发生在水泥、光伏等多个行业。

5月13日国务院召开的全国电视电话会上,李克强总理强调,要坚决完成遏制产能过剩行业盲目扩张等硬任务。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新一轮地方投资热中,地方政府均选择了各自的“优势产业”进行大规模投资。而这些“优势产业”中,有不少在全国范围内已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现象。

如天津将在未来4年投资5000亿元建设石油化工产业链,到2016年形成原油4000万吨、炼油3500万吨、乙烯300万吨的生产规模。而据专业行业协会的统计,去年末全国聚氯乙烯总产能已达到2236万吨,装置利用率仅为约60%。

各地大规模的投资计划中也屡屡出现汽车产业的身影。如重庆表示未来3年将在汽车产业累计投入2000亿元。有统计显示,目前全国汽车在建能力220万辆,正在酝酿和筹划的新上能力达800万辆。而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调查,今年3月份我国汽车自主品牌库存系数已经进入警戒区,意味着车企经营压力将急剧增加。

再如,山西省前不久有100多个招商项目签约,总投资额达到4529亿元,其中也不乏过剩行业。

中国社科院区域经济学家徐逢贤表示,各地纷纷推出大规模的投资计划,将会带动水泥、钢铁消费增长,不利于这些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由于这些需求主要是政府刺激的,未来政策退出后,这些行业将面临更加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

多位经济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放权”将成为投资体制改革的主要方向,但在目前各地依然看重GDP增速的背景下,中央政府仍需对部分重点行业尤其是产能过剩行业的产业布局进行通盘考虑。(记者 潘清 徐岳 胡作华 吕晓宇)

衢州职业装定制

三明西装制作

太原定做西服

采耳师制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