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力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力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鲁昭公为什么会输原因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06 11:11:30 阅读: 来源:磁力锁厂家

鲁昭公为什么会输?原因是什么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带来鲁昭公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他忽略了什么?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公元前517年年秋天,鲁昭公先后秘密召见大臣城孙赐、郈昭伯和子家,直截了当地向他们询问对倒季一事的意见。三个人给出的回答

各不相同。臧孙赐认为时机尚未成熟,难以成事;郈昭伯认为大有可为极力怂思鲁昭公动手:子家羁和季孙意如没有发生过直接冲突,他告诉鲁昭公:“您您别轻信那些人的话,他们不过是想借您的力量达到自已的目的。事情万一失败,他们就会将罪名全部推到您身上,自己躲得远远的。恕在下直言,公室失去权力已经很多代了,早就没有了群众基础,想要成事是很难的。相比之下,季氏的根基很牢固,建议您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惹祸上身。”鲁昭公沉默了半晌,说:“你退下吧。”

子家羁说:“您的计划我已经听到了,如果我现在回去,万一机密外泄,我就说不清了。所以在您开始行动之前,就让我住在宫中,多陪陪您吧!后世史学家一直弄不明白,鲁昭公知道联络孙氏、孙氏和子家羁,为什么会漏了叔孙氏和孟孙氏?要知道,真正能够和季孙意如抗衡的,只有叔孙、孟两家啊!

如果说孟家的态度不明确,那么叔孙婼和季孙意如无疑是对立的。在这个关键时刻,鲁昭公应该听听叔孙婼的意见才对。

比较合理的解释的是,一直以来,鲁国的大权都由三桓掌握。虽然三恒之间也存在诸多矛盾,但是在针对公室的问题上,利益却是一致的。鲁昭公正是对这点有清醒的认识,才没有和叔孙婼打招呼。他选择动手的那一天,叔孙婼“正巧”不在曲阜,而是在阚地(叔孙氏领地,在今山东省境内)打猎值得肯定的是,鲁昭公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不但叔孙婼没有觉察到任何异动,季孙意如也是完全蒙在鼓里,不知道危险临近。

九月十一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季家大门的几名守卫揉着惺松的睡眼,正在等待换班。突然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仔细看时,只见季公若带着几名随从快速走来。

“把门打开。”季公若简短而明确地命令道。守卫刚想问两句,每个人的脖子上已经架了一把寒气逼人的的利刀。

季公若招招手,从黑暗中又跑出十几名武土,以极快的速度打开大门,放下吊桥。季公若抄起一根斜插在墙上的火把,走到吊桥上,朝着灰蒙蒙的天空挥舞了两下。回应他的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车轮声,不多时,数十辆战车辚而至,紧随其后的是上千名全副武装的步兵,如同洪流一般涌进季家大门。负责前院警备任务的季公之听到异响,来不及穿衣服,咆出门看,惊得目瞪口呆,一边大喊“敌人来袭!”一边朝着内院弃去。刚跑两步,一支长箭倏然而至,从后向前穿透了他的脖子正是这声“敌人来袭”救了季孙意如的命。季家内院的防卫远比外院严密,驻守的武士虽然不多,却是百里挑一的好手,反应十分敏捷。他们迅速熄灭火把,问上院门,堆好沙包,打开水闸,将护院沟注满水。一部分人拿着弓箭登上院墙,一部分人埋伏在院门内警备,一部分人拿着水桶准备应对火攻,还有一部分则涌到门楼上,等候季孙意如的到来。这种情况下,若是强攻,势必伤亡修重,而且难以得手。

这时天已经大亮了。鲁昭公立在车之上,手持宝剑,身后是全副戎装的威孙赐、郈昭伯和子家羁,黑色的“鲁”字大旗迎风飘扬,倒也颇有气势。

季孙意如在几名贴身护卫的簇拥之下登上门楼,要求和鲁昭公进行对话。郈昭伯将手的长戈一举,喝道:“国君在此,你少废话,速速开门投降!”季孙意如没理他,朝着鲁昭公作了一个揖,说:“国君亲自来讨伐我,想必是认为我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即便是那样,我也有受到审判的权力,我请求带着家臣到沂水边上等候您审判。

这话不无道理,季孙意如即使有罪,也要有个说法,大可以堂堂正正地谴责或讨伐他,像鲁昭公这样直接带着人来偷袭,显然不是国君所为,反倒像是强盗的行径。鲁昭公早就料到他有这么一间,也不跟他讲道理,面无表情地说:“不行。”

季孙意如又说:“那么,就让我离开曲草,自因于费,听候发落”。“也不行,”鲁昭公心里冷笑,你当我是傻瓜,让你你回到费色,那还不是放虎归山。

“那就请您把我流放到国外吧!我愿意放弃一切,让我带着五乘随从离开就行。”季孙意如说。五乘随从,即便算上车夫也不过十五人,委实不多,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子家马上拉鲁昭公的補子,说:“答应他吧!季氏已经当权多年,一直致力于收买民心,依附他的人很多。现在这样拖下去,恐怕夜长梦多,不如快刀斩乱麻,答应他的要求。只要他离开鲁国,就再也掀不起风浪,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邱昭伯听到了,连忙说:“万万不可,今天如果不杀他,日后必为后患!

子家妈说:“季孙意如已经将自己的条件一降再降,我们再不答应他,就显得我们得理不饶人,有理的事也变成没理了,他们必定同仇敌忾,负网顽抗,想杀他只怕没那么容易。”鲁昭公犹豫不决。从心里面讲,他是赞同郈昭伯的意见的,但是如果强攻,确实又没有把握。

这个时候鲁昭公才想起,如果事先得到叔孙、孟两家的支持,事情必不至于做得如此夹生。更重要的是,现在不能让季孙意如有机会拉找叔孙、孟两家,否则麻烦就大了。想到这一层,他对郈昭伯说:“麻烦您去孟家跑一趟,将何忌请过来助阵如何何忌就是伸孙何忌。一年之前,孟氏的族长仲孙jue)去世,其子何忌继承家业。据说,仲孙去世之前,曾经将何忌与其弟南宫敬叔交给一个名叫孔丘的人人,让孔丘当他们的老师,负责教他们学习周礼。但在当时,何忌仅仅是个十四四岁的小孩,家政自然是交给列位家臣打理,孔老夫子(当年三十一岁,也不老)估计也说不上话。

郎昭伯一愣,立刻明白鲁昭公是什么意思。他自己据量了一下,现在要通季孙意如引颈就戰,单凭眼下这些人的力量远远不够,如果能够得到孟家的支援自然最好,否则胜负还很难顶料要求,前往孟家搬救兵。于是答应了鲁昭公的的他们不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叔孙家已经有了行动。叔孙端在地打猎,将家务事交给司马(家里的司马,非鲁国司马)限(Z0ng)戾打理。听到鲁昭公讨伐季氏的消息,殿戾将家臣们召集起来,问大家有什么意见。大伙全都摇头,不敢回答。

戾说:“我们是叔孙氏家臣,确实不该过问国家大事,但眼前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我们不操心。这样吧,我换个问法一一你们觉得季氏生存或消灭,哪个对我们更有利?”这次问到点子上了,大伙齐声回答:“如果没有季氏,那也就没有叔孙氏了!三桓唇齿相依,如果去掉一桓,公室必定坐大,再依次收拾另外两桓,并非难事。因此,即便叔孙氏、季氏两家平日里不和,在这个关键时刻,还是应该帮季氏一把的。

“既然这样,”戾说,“那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请大家拿起武器,穿好盔盔甲,列队整齐,准备去救季氏!当郈昭伯来到盂家,孟家其实也在观望。听到鲁昭公的宜召,孟家人的想法和叔孙家有所不同,他们并没有唇亡齿寒的意识,而是单纯地考虑:以目前的状况,究竟哪一方的胜算更大?谁更有可能赢,他们就帮谁。

为此,他们一边将郈昭伯稳住,一边派了几名探子登上曲草的城墙去探看形势。

探子们正好看到叔孙氏的族兵摆开战斗队形,朝着公室部队发动进攻。自从将近半个世纪以前季孙宿“作三军”以来,鲁国的正规军就基本由三桓把持,所谓公室部队不过是公宫卫队,人数不多,装备不齐,训练不足,而且缺乏战车,怎么可能和精锐的叔孙氏族兵相抗衡?双方刚一接触,公室部队便溃败了。探子将这个情况一回报,盂家立刻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们速捕了邱昭伯,将他带到曲阜南门公开斩首。

消息传到鲁昭公耳朵里,他惊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半个田时展之前他还似乎掌握了季孙意如的命运,半个时之后就一败涂地,绝无挽回的机会。他带着人慌慌张张地回宫中,胡乱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出进关键时刻,还是当初那个劝他不要轻举妄动的子家码沉得住气,

他说:“您是堂堂国君,为什么要逃跑?季孙意如追究起责任来,您就推给我们几个臣子,说是我们劫持了您,让我们负罪出逃好了。您好好地呆在宫中,季孙意如也不敢把您怎么样。

鲁昭公叹道:“我不忍!后人的理解是,鲁昭公这个不忍有两层意思:一是不忍推卸责任,二是无法再忍受在季孙意如的淫成下荷延残喘。鲁昭公临行前,和孙赐跑到公墓中,抱着祖亲的碑大哭了一通,然后带着一群失意的大夫投奔齐国而去。他在鲁国做的最后一件事倒是符合周礼的规定:“去国则哭于墓而后行。”这也算是给了祖宗一个告别。

九月十二日傍晚,鲁昭公一行抵达齐国境内。齐景公获知消息,一边派人安排鲁昭公到平阴居住,一边马上从临淄出发,亲赴平阴为鲁昭公接风洗尘。

鲁昭公受宠若惊,顾不得舟车劳顿,坚持前往迎接齐景公,结果两个人在黄河东岸的野井相见了。齐景公先是对鲁昭公的遭遇表示慰问,然后对鲁昭公前来迎接表示了惶恐之意,说:“这可真是寡人的罪过啊,安排您在平阴相会,就是不想让您太劳累,谁知道您竟然.......这太让寡人过意不去了

鲁昭公还能说什么?一个失去国家的国君,在邻国的土地上受到如此隆重的接待,除了感激涕零,他还能说什么?

接下来,齐景公又对他说了一句话,那就不只是让他感激了。齐景公说:“沿着齐、莒两国边界以西,寡人将划出一千社给您,作为您的安身之所。只要您一声令下下,讨伐季孙意如,寡人将倾齐国之力,唯命是从。古代以二十五户为一社,千社则是两万五千户,相当于一个小国了。鲁昭公喜出望外,对着齐景公就要下拜。齐景公却一把拉住他,说:“您别别见外,季孙意如以下犯上,人神共怒。您的忧患,就是寡人的忧思。

齐景公的股勤让鲁昭公君臣有了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只有子家羁对此不以为然。齐量公走后,子家羁对鲁昭公说:“您不应该接受齐侯的赠。区区千社,怎能跟鲁国的社稷相比?您现在接受了齐国的千社,就等于是齐国之臣了,谁还会为您复国而奔波努力?再说了,别看齐侯把话说得漂亮,却是个言而无信的人,您还不如早作打算,投奔晋国去吧!

孙赐等人都反对子家羁的意见。这些人平日里在鲁国受到季孙意如的欺负,噤若寒蝉,好不容易大起胆子跟着鲁昭公干了一票,却又功败垂成,将那仅存的一点勇气消耗殆尽。现在眼见齐景公愿意提供两万五千户的食邑,顿觉绝处逢生,恨不能抱着齐景公的大腿叫爹爹,哪里还想再为鲁昭公复国而努力?再说了,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即便鲁昭公能够复国,那也只是回去继续当他的傀儡国君,大权还是掌握在三植手里。季孙意如有可能给鲁昭公一个面子,不跟他为难,但是那些跟着鲁昭公造反的人可就没这个福分,轻则拘役,重则杀头,哪里比得上在齐国当个小地主那般造遥自在?在孙赐的组织下,流亡者们在野井歃血为盟。词是这么写的,我们同心协力,爱僧一致,坚信跟随国君流亡的人是无罪的,仍然然留在国内的人是有罪的。让我们坚决地团结在国君周围,不许私通内外的敌人!”虽然写得古古怪怪,意思却很明确,咱们就呆在这里当离公了,谁也不许擅自行动,跟国内国外的政治势力发生联系。

词写好后,威孙赐派人拿着去找子家,假传圣旨说这个是按照鲁昭公的意思草拟的,要他在上面签个字。子家一看,立刻说:“我不能签,因为我不能认同你们的说法。你们把那些留在国内的人都当作罪人,而我正想与这些所谓的罪人通气,寻找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之道,好让国君能够早日结束流亡生涯。你们要坚决地团结在国君周围,而我更愿意离开他,弃走于鲁国和诸侯之间,那样的话,国君才有可能早日回国,光在这里坐而论道,是不会有结果的。你们说要爱懵一致,可你们安于流亡的生活,我却只想着鲁国,又怎么敢和你们爱一致?要我说,你们为了一己之私,让国君陷于颜沛流离,世上没有比这更大的罪过子家坚决没有再塑书上签字。

季孙意如哭丧着脸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不是我的意区。拜托您为我旋,如果让我还有机会侍奉国君,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说着忍不住大哭起来。要说季孙意如的演技,当世无出其右。叔孙端开始还觉得他是在装,可是看到他哭得稀里呼啦,一把鼻涕一把泪,上气不接下气的,便又觉得他可能真的很难过。叔孙婼是个厚道人,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怎若真是有悔改之意,我愿意为您去齐国把国君请回来季孙意如马上不哭了,说:“那就麻您亲自跑一越!”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叔孙婼这个时候去见鲁昭公,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一则他的家臣参与了驱逐鲁昭公,鲁昭公会怎么样对他,是个未知数;二是列孙易等人刚刚宣过誓,将一切居守国内的人视为事人,必除之而后快。

为了保密起见,叔孙没有带任何随从,只有一名车夫给他驾车通过子家的穿针引线,他在平阴见到了鲁昭公。君臣二人说了什么话,史料没有太过具体的记载,只知道叔孙给了鲁昭公一个承诺:“下臣将平定国内的动乱,迎主公回国!”而鲁昭公对于叔孙婼给出的承诺,无疑是性然心动的

君臣二人密谈了一夜。子家羁负责会谈的安全保卫工作,在鲁公馆周围布下层层防线,许进不许出,但凡企图接近公馆的人,不问原因一律拘捕。然而,即便如此,城孙赐等人还是得到了消息,消息从何而来,读者尽管大胆猜測,总之有一个人摆脱不了嫌疑那就是季孙意如。

威孙派了一大批期客埋伏在叔孙结回国的必经之路上跟孙期一起盟的鲁国大夫中,有一位名叫左师展的,突然良心发现,将这件事报告了鲁昭公,昭公大吃一惊,紧急安排排叔孙第改变路线,取道诗城(齐国地名,今山东省境内)回国,避开了孙等人的追杀。叔孙从齐国捡了一条命回来,马上去找季孙意如,要他安排有关迎驾事宜。季孙意如的态度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冷不热地说:“这件事啊,等等再说吧,现在不着急。”和当初稽颗痛哭的季孙意如判若两人。什么?”叔孙婼这才感觉到自己上了季孙意如的当。联想起此行的种种因险,他然明白:原来季孙意如哄着他去齐国,不是为了迎接鲁昭公,而想让他送命啊!他本人上当便也罢了,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在平阴亲口对鲁昭公许下的诺言,原来不过是一纸空文。世人会怎么看他?史官会怎么写他?人们会不会认为,他的家臣参与驱逐鲁昭公,其实是他暗地里指使?而他去网地打猎,只不过巧妙地避开了要他亲自作决定的植尬?那样的话,他叔孙端岂不是成为了和季孙意如同流合污的卑部小人?孙端越想越气,死死地盯住季孙意如,看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季孙意如则摆出一副死猪不怕滚水设的姿态,若无其事地应对着叔孙婼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叔孙婼恨不得抽出宝剑,当场给季孙意如等,但是他忍住了。

回到家之后,叔孙熔将自己关在卧室里,商戒沐浴,不再进食七天之后,也就是公元前517年十月十ー日,鲁国著名的外交活动家权孙端因绝食而去世了,在那个礼崩乐坏的年代,叔孙婼是少数能够保持政治节操的人,他或许迁腐,或许不合时宜,或许没能认清形势,但是他为人组荡,忠于自己的理想信念,为后世所称道。继承叔孙氏家业的,是叔孙的儿子叔孙不敢。

NK干细胞治疗

北京胃癌权威医院

北京最好的肾癌医院

相关阅读